攸然YR

原ID:佳期如梦EvIan
本命双白,各种墙头。

求一下这首歌的名字

我忘收藏了,现在记得怎么唱,但完全不记得歌名。
傅红雪的角色歌。


策马狂奔 黄沙万里
朔风卷残阳
一骑绝尘 地阔天长
红衣赤影 掀风云动荡
谁记飞血 溅流光
残刀孤芒 撕裂这寒霜
破坚摧钢 无人可挡
红尘独走 未敢贪欢一晌
天涯明月只影葬
烈酒倾满 一口烧烂喉肠
默 天命赐予我身负业障
身作蛹 命如茧
自缚情谊长 无心无伤

眉如霜 眸似冰 骨中烫
艳而凶 冷而伤 恨而狂
刀光剑影风骤响
血染千山尽苍凉
且奔赴 生死局 修罗场
且凭吊 覆白下 红满裳
天地孤影饮凄惶
身入绝地不回望
一生一念不回望

这好像是一部分的歌词,当时保存在备忘录里的...
在b站上看的。

马上期末考试啦,所以各种坑暂停,回来大概没摸到键盘以前都是短篇番外一类,正文等暑假吧。
非常非常抱歉了,特殊时期学业比较重要。

觉得盾冬那句话好贴魂菲。
-杀死你是我的任务。
-那就来完成它。

【魂菲】思君不见(5)

不是金风玉露的玩家,千里迢迢从醉鞭名马&风露情歌跑过来围观的,所以逻辑有误勿怪。(以上两个服务器的来找我玩啊)。羡慕有世界cp的服。


文风诡异略ooc预警!!!


-----------------------------------------------------------------------------

魂帝大约是不记得了,其实爱懿菲是见过他的。

那年他第一次下山历练,途经一个村庄,听闻里面时常有山贼作乱,便领着一帮师弟师妹准备进去锄奸扶弱。

普通的小山贼哪是华山弟子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吓得落荒而逃,一众华山弟子并不准备在此留宿,只想找村里人讨要几捧水便可。爱懿菲也是第一次下山,看见这些绮丽景色倍感好奇,便绕着村子转了转,一个小孩突然撞了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小孩眼里净是无辜,只不住地道歉,爱懿菲揉了揉他的头发,便由得他跑开了。

已是午后了,回到宿营地时,他见大家都整修的差不多,便准备起身离开,此时他才察觉身上的钱包不见了。

“岂有此理!”爱懿菲说出缘由后,想着估计是刚刚那个小孩,身边立即有师弟开始打抱不平“我们帮他们村锄奸扶弱,他们村竟然偷东西!”

“算了师弟,找回来就行。”爱懿菲也不想再纠缠, “原本那钱包里就没多少银子,我去村子里一趟便是。”

村子并不算大,爱懿菲不过随便转转,就逮到了刚才那个小孩,不过此刻,两个壮汉正不停地往他身上挥舞着拳脚:“呸,就带回来这么点银子,哄谁呢?小混混,是不是你偷偷藏了?”

“没有,我没有。”小孩慌张地缩成一团,企图躲过那密集落下的拳脚。

“放开他。”爱懿菲剑锋一转,剑气流露而出,两个壮汉对视了一眼,屁滚尿流地跑开了。

他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刚才那个小孩突然扑过来扯住了爱懿菲的衣摆:“哥哥,你的钱包,不要回去了吗?”

“送给你了,钱也不多,别再去偷了。”爱懿菲蹲下,看着小孩那双澄澈的眼睛。

“哥哥是华山的弟子吗?我长大以后,也能去华山拜师吗?”小孩脏兮兮脸上咧开了一个笑容。“哥哥,我以后也想像你一样成为天下第一的侠士。”

“好。”爱懿菲难得的笑了起来。“那么,未来的小师弟,我送你一个见面礼吧,你想要什么呢?

“哥哥能给我取个名字吗,我不想他们再天天叫我小混混了。”

“名字。”爱懿菲低吟了一会儿“宋代李清照有诗渔家傲,仿佛梦魂归帝所,魂帝如何?。”

爱懿菲拉过魂帝的手,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道“魂—帝—”

“好极了。”魂帝虽没有听过那首诗,但却由衷的喜欢这个名字。“那哥哥,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吧。”

他拉着爱懿菲的手,朝着自己房间跑去。爱懿菲微微一愣,不同于华山顶上冰冷刺骨的雪,手心,是有温度的。

魂帝从床下拉出来一个小方盒,示意爱懿菲打开。

“给我的?”爱懿菲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女孩子用的吗?”

盒子里的是一条面纱,轻薄的他几乎抓不住,好像随时会从他指缝中流下,他将那条面纱扣在耳后,盖去了大半张脸。

“很好看,这是我母亲留下的。”魂帝低头了一瞬,爱懿菲勾起了他的小指。

“说好了,以后来华山找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百年,不许变。”爱懿菲靠在床头,看着伏在床边的魂帝,轻轻勾起他的小指。

华山收内门弟子向来是要斩断前尘旧事的,爱懿菲轻轻一笑,这样也好。

魂帝再次醒来时,床上已经没有的那人的温度,只是那张不离身的面纱被爱懿菲留在了那里,魂帝将面纱摊开在掌心。

我一定会找到你。


感觉歌词好贴魂菲...emm又是一把大刀。

【魂菲】思君不见(4)

不是金风玉露的玩家,千里迢迢从醉鞭名马&风露情歌跑过来围观的,所以逻辑有误勿怪。(以上两个服务器的来找我玩啊)。羡慕有世界cp的服。


文风诡异略ooc预警!!!


-----------------------------------------------------------------------------

华山论剑·万剑归宗的比赛转眼已经开始了。

魂帝自从那天爱懿菲教自己舞剑,结果弄得伤口裂开了之后,就一直在劝爱懿菲放弃比赛,但又不敢劝得太过了以至于对方怀疑自己是在为取得万剑归宗第一制造机会,只得时不时地提一两句。

爱懿菲本人倒也没想过这么多,他能看出来魂帝是真的在为自己考虑,只是…他总觉得只因为这一点小伤就辜负师父师弟对自己的期望,也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个念头直到他站上了擂台。

“咳咳。”爱懿菲看着眼前的师妹,眉头微蹙,持剑的那手有些发抖,另一只手用力地捂住自己的腹部。

对方使的是一招千门吹雪。爱懿菲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只要…只要自己将那招惊鸿照影使出来,此次比赛他就十拿九稳了。

他剑锋一转,准备运气施展。

“不对劲。”魂帝挡下对手一招,往爱懿菲那边瞥了一眼。那人眼里出现了少有的惊慌,就像是…

失去了内力?!

爱懿菲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的穷追猛打,败在了对方的剑锋底下,他的眼中渐渐有了迷茫,就连对面的师妹向自己说了句承让,他也毫无反应。

魂帝回过神来,用尽全力快速了结了对方,爱懿菲已经不在刚才比试的地方了,他随手扯住一个小弟子问着,得知了那人回房之后,御剑飞了过去。

那人此刻正在自己房中的院子里将华山基本八套剑法一一试了一遍,魂帝眼尖地看见对方腹部的伤口再次裂开,血将腹前的布料染了一片红,他却仿佛毫无知觉。

“菲,把剑放下。”

魂帝拥住爱懿菲,将他的剑夺下随手弃在一旁。

“魂帝,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爱懿菲无助地搂着魂帝,一双白瞳不断地涌出眼泪,大片大片的水泽染湿了他的面纱。

“唔惊,有我系度。”


【魂菲】思君不见(3)

并不是金风玉露的玩家,千里迢迢从醉鞭名马&风露情歌跑过来围观的,所以逻辑有误勿怪。(以上两个服务器的来找我玩啊)。羡慕有世界cp的服。

文风诡异略ooc预警!!!


怎么感觉越写越像菲魂了,潜意识里想上魂帝吗hhh,那个自创武学甜炸啊。

-----------------------------------------------------------------------------

爱懿菲被暂时安置进了鸣剑堂,魂帝看着他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忽然生出了几分想扯下那人面纱的想法,他颤抖着伸出了手。为什么是颤抖的,他只是感觉自己心里一阵无由的慌乱,这种慌乱比起他拜入华山前再加遇见山贼还要来得快。魂帝在心里暗暗地希望他不要像什么暗香弟子一样,有”脸被看见了就要以身相许”的怪癖。

魂帝刚有些出神,手腕上却被人扯住,用力往下一扣。

方才还了无生气的人,此刻却突然用力地抓住自己的手,魂帝回过神来,爱懿菲一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一手抓紧着自己的手腕,眉头微皱,像是在忍受什么极大地痛楚。那双生的十分漂亮的眼睛此刻也已经睁开,他原以为白瞳看上去和瞎子没什么区别,眼前这人目光却十分有神,盯得他有些心虚。

半晌,爱懿菲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放肆,给我滚出去。”

魂帝有些后知后觉的站起来,随手帮他掖了掖被角,逃也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之后的几日,即便魂帝自己不大愿意承认,可他确实是因为爱懿菲留在了华山上。他总是等到爱懿菲睡下了,再回到自己的房内,喝的药他也会自己监督,他心中对爱懿菲有一股莫名的情愫,可自己也说不明白是什么,只能全部归咎于救命之恩。

换个地方住并不影响他的习惯,何况是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华山顶上的雪冰冷刺骨,可对他来说,那是最好的练剑之地。

爱懿菲原也只是想出门透透气,不知怎的听后院弟子说魂帝在誓剑石旁练剑,便生出几分想去看看的念头,石上积雪仍厚,魂帝执着碧空魂断持剑而舞,纵腾跳跃,回风舞柳,顺势折下一只寒梅。那梅花下落的招式凌厉,魂帝这才发现那花枝是朝着爱懿菲那边下落而去的,他心上一惊,刚想出剑折了那只梅花,爱懿菲已闪身躲过了。

魂帝在心里自嘲着,差点忘了,爱懿菲也是他的大师兄。

他刚想说两句这是无心之失,爱懿菲摆了摆手:“无妨,你刚才的动作里有个小问题,起势不要拖泥带水,这样以后便会成为你的弊端。”

“像这样。”爱懿菲忽然执起了自己的手,将刚才那套剑法大致相同地舞了出来,魂帝并不想挣开,两人的发丝无意地纠缠在一起,那人身上仿佛自带着一股香味,是雪中寒梅的清香悠远,魂帝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有了几分不该有的念头。

耳边有些发凉,爱懿菲侧头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师弟,专心。”


所以说是差一点麻将组又能凑一对儿了是吗😂

【魂菲】思君不见(2)

不是金风玉露的玩家,千里迢迢从醉鞭名马&风露情歌跑过来围观的,所以逻辑有误勿怪。(以上两个服务器的来找我玩啊)。羡慕有世界cp的服。


文风诡异略ooc预警!!!


-----------------------------------------------------------------------------

魂帝抱着剑坐在誓剑石上,擦拭着碧空魂断,刚才那些人有一句话到是没说错,自打入门以来,他就没见过其他师兄弟口中的大师兄——爱懿菲。魂帝叹了口气,也怪自己入门太晚,明明年龄差不了多少,就得喊那人一声大师兄。他将剑归入鞘,仰躺在誓剑石上打发时间。

“师兄师兄,万圣阁的人找上来了!”是个慌慌张张的华山小弟子,魂帝撑起身,信步跃下誓剑石,三段轻功御剑至了山门。

不过这次出乎他意料的是,山门前已经有一人和鬼琵琶对峙了,思伊人的布料有些单薄,那人却站的笔直,脸上遮着一张面纱。许是听闻了风声,那人缓缓转过身来,魂帝这才发现那人的瞳孔是不常见的白瞳,只微微有些带紫。

白瞳,面纱,思伊人,综合在一起,魂帝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爱懿菲,识相的话,还是给我让开,否则…”鬼琵琶催动了魔音,一阵阵的音律引得门中各位弟子气血上涌,不得不向后退。

果真是他,魂帝收了剑,站至风无涯身旁,这群人许是又来打探齐无悔师兄的下落吧。

鬼琵琶的魔音果真不是一般人能抵抗住的,爱懿菲和风无涯同时吹起玉笛来抵抗这一阵魔音,魂帝一边压制着体内的气血上涌,一边给身边的风无涯输送着内力。

两端笛音绕耳,竟也觉得没有那么难捱,魂帝有些放松下来,眼前却忽有一道寒光闪过。

若是其他人,魂帝些许能够避开,可此时,他的眼里却只剩下震惊。

“齐无悔师叔?!”

那人眼里却只剩下无情,魂帝闭上眼睛,准备生生挨了这一剑,眼前却仿佛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

爱懿菲神色依然如常,手中一用力,将齐无悔的剑折断在怀里,再从腹中扯出,向前一掷,直接斩断了鬼琵琶的弦。魂帝微一定神,看见随着断剑被带出的一抹红色,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十分显眼。爱懿菲用力捂住伤口,剩下的事情他已无力去想,只是顺势栽倒在身旁的人怀里。

不过他还记得自己当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就是那个想要以下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