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如梦Evlan

要哭了乔姐,天晓得我问了好多个同学😂😂最后一本(貌似是)啊。@乔蓝 

【蹇齐】战国策(3)


笑容仿佛就停止在那一刻,齐之侃突然惊醒。
他已经很久没有再见过蹇宾了。
四年前,蹇宸和三皇子蹇宪后来叫了人把蹇宾打伤,被天玑王关了两年的禁闭。
据说蹇宾带着伤和天玑王吵起来了,吵了什么齐之侃无从得知,只是他再去这个院子时,院子已经空了,院里的桃花树落了满地的香气。
只是有些萧瑟。

这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例如齐贵妃死了。
齐之侃倒并未有多伤心,他只是因为孝顺在灵前跪到晕厥,但母亲对他而言,实在就只如同一个陌生人。
最后记得一双很温暖的手把他抱回了寝殿,手上带着点桃花的湿气。
他没去想是谁,他一直在想母亲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侃儿,对不起,母亲要去找你父亲了。山中的小木屋...铸剑师...”
父亲?父王不是还好好的吗?
铸剑师...他隐隐记得曾有谁说过一个关于铸剑师的故事,但他记不得了。
蹇宾低头看着烧得有些神智不清的齐之侃,冰凉的手覆上滚烫的额头。
“小齐?”齐之侃仿佛深陷混沌,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又好像没看见。
他紧跟着那个人。
他的手不停的去抓那人的衣袂,却怎么也抓不住,总是差那么一点儿。
又是急促的一声“小齐!”
在光明的尽头,那人转过头来,与他有七八分相似。“小齐,齐之侃...”
“回去吧。”
已是晨光熹微。
蹇宾起身准备离开,齐之侃本能的抓住他的手:“阿蹇!”
“别走...”
蹇宾沉默的把他的手塞回被子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行至殿外,一人匆匆地跟上蹇宾。
他眉头微蹙。
“若木华。”我说过,如今你已是少司命,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不必见面了。”

“臣的确有事想要禀告殿下,大司命那老东西已经开始行动了。”

蹇宾眼波微微流转,瞥了若木华一眼:“知道了。”

“不过...”

若木华转头看着蹇宾,他抬着头,眼里突然有了些十几年前曾出现在他眼里过的无助。

“我们,也该动手了。”

无论多少遍都会被撩个够啊

最近在补终极游侠,发型师...一言难尽。
熊老师一股东北黑社会的味道。

刹那间明白了方方土为什么要天玑减产六成了,笑哭😂

主题曲也是,第一遍听,什么玩意儿。

第二遍听(演唱会,Evan独唱的),我之前耳朵是瞎了吗

帅哭,马娘娘威武。
心疼女友粉一发,全场尖叫啊

咳咳咳,我果断的删掉了才写了一半的文。甜不过蒸煮要这文来何用?!

《红尘》好像挺适合双白的,然而写出来都是刀子...
在犹豫要不要写。

袖风染雨 花台下酒共饮
青丝风凌 三千愁肠谁系
把酒东篱 谁见形单只影
曾忆 与谁共约亭台西

烽烟铁骑 金戈铿锵风里
春秋几季 何人把离人忆
醉别烟雨 回首云淡风轻
愿与 与君共月归故里

一夜难诉尽几番浓情
晓风未起 看云卷君向何兮
可曾共沧桑几许
谁侧畔轻呢 不如归去

良夜却似曾与君共饮
残月未尽 枕畔可曾留君情
盈袖处兰香已尽
拂身过红尘意

【蹇齐】战国策(2)

伪骨科。

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以为当今太子不过是个病秧子,成日里躲在殿中。
其实自大皇子蹇宾四岁被天玑王悄悄立了太子开始,就被天玑王关在这院子里。即使14岁的蹇宾轻而易举地就能翻过这院墙。
“你还是快些回去吧,再不走,父皇该是来找我麻烦了。”
蹇宾仍然笑着,却让他起了一身的寒意。
他转身跑了出去。
但此后,他却经常有事无事地喜欢往蹇宾这里跑,例如夫子总爱让他读四书五经,他却喜欢来蹇宾的屋子里翻翻兵书,兵书可比那些有意思多了。
蹇宾开始总有些不耐烦,后面就慢慢容忍了,还会慢慢给他讲一些兵法,只是总要一遍遍提醒齐之侃看完书后把书放回去。
这日,他又逃了夫子的课,在路上,却撞上了一个人。
是四皇子蹇宸。
“七弟?以后看着点,别让人以为你没长眼睛。”蹇宸是吴贵妃所出,仗着母家实力大,总爱挑齐之侃的错处。
“你!”齐之侃愤愤地看着蹇宸,方才明明是他先撞上来的。
蹇宸推着他:“不服气啊,你左右都不过是靠你母亲罢了,是不是父王的还说不准呢。”
“四皇子还是把话放尊重些,免得别人说吴家没家教。”清清冷冷的声音,让两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果然是蹇宾。
他还想说些什么。
“啪。”
蹇宸抬手给了蹇宾一巴掌,蹇宾没预料到蹇宸会如此跋扈,并未来得及还手。四周寂静无声,他的脸被惯性牵扯着微微侧着,有些发红,发髻上挽着的簪子掉落在地,散落的头发遮挡住了脸,仍然看不清表情。
蹇宾停了一瞬,俯身捡起地上碎掉的簪子。
“蹇宾,你不过就是个不受宠的皇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吗?”蹇宸冷笑着。
“再不受宠,我也是父王亲封的太子,你不会忘了吧?”
蹇宸的神色一瞬有些难看,但随即又放着狠话。
“你不过就是靠着你那死了的娘才登上了太子之位罢了,时间还长着呢,咱们走着瞧。”说完一甩袖就转身走了。
蹇宾撇了一眼齐之侃,他显然是愣住了。
齐之侃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看着蹇宾脸上的红痕:“疼不疼啊?”
蹇宾愣了一瞬,自他那个懦弱的母后死后,就没人还关心他的死活了。
“都怪我。”齐之侃眼角泛着红。“阿蹇,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齐之侃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蹇宾永远记得这一天,一个十岁的孩子告诉他,以后会保护他一辈子。
他笑了笑:“好啊,我等着那一天。”

TBC.

好像团大团嫂发糖也有点久了哈

「 旧城丶故人」:

宏晋也发糖了啊啊啊啊啊!!!
这老夫老夫模式的宣传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管,我萌的cp史上最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有什么是鱼解决不了的,一顿不行大不了两顿。
猫儿这几张好帅啊,眼里都是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