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然YR

原ID:佳期如梦EvIan
本命双白,各种墙头。

悄悄的那个b站偷渡好像又被删了,超兽在b站还有资源吗

莫名觉得龙戬十万年前信仰崩了的还有一个原因是,超兽战队里其他人的异能锁都是别人给的,只有他是战胜了别人赢得的,这在龙戬心中应该是一种骄傲。但是他回到十万年前的时候却发现异能锁根本就不属于他,甚至不属于自己自认为和平的族人,他的骄傲其实不过是个笑话。


p.s超兽武装真是部良心国漫,好的编剧真心可以忽略画风cv。

当时0515说团大走了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能因为已经麻木了反正觉得走了挺好的。

今天看spexial以前的视频,有条弹幕说:我们已经没有团大了。

真的差点哭出声。

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去参加了一次见面会,看到了团大。

走了也好,天大地大没有公司管着了。

我团以后只有八个人了。

【澜巍】巍亭借景

一发完,抽签脑洞产物,各位就当看个笑话。

又名“我好像拐跑了一个npc?”




这人一席白衣,犹如鬼魅一般跟在他身后,赵云澜心中一阵恶寒。



倒不是身后跟着的是个丑陋至极的鬼,而是任谁发现NPC跟在自己的角色身后挥之不去,都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甚至不能说这是个Bug,毕竟该打架打架,该刷怪刷怪,一点没耽误事儿,而且就连伙伴同组也看不见自己身后的那人。



NPC只是官方的说法,实际上在地图上并没有找到这个人的位置,赵云澜想送他回去都不可能,只是有次在官网上问,有个id叫巍亭借景的用户评论了一句:“内部人员实证,他的确是NPC。”



赵云澜操控着人物,在湖边蹲着。



身后那人突然停了下来,头上出现了一个话泡,赵云澜戳了进去。



是个对话框。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了那人的脸,之前每次想看看,那人都会转过身去,长长的刘海遮住半张脸,令赵云澜无比的好奇。



而对话框里的头像确实很不一般,甚至可以说是阅人无数的赵云澜都不得不承认这人的风姿绰约。



他只一双眼睛便足够勾人,眼尾扫出长长的一片氤氲,琉璃色的瞳孔映着一人的影子。



【???】:“你好像不开心?”



赵云澜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风起云澜】:“大哥,你到底是玩家还是npc啊,你天天跟着我我很惶恐啊。”



对面的人像是愣了几秒,随后名字上的问号消散而去。



“我叫公子景。”



景?这名字到和长相十分相称,十成十的美景。



【风起云澜】:“所以您是?”



【公子景】:“我叫公子景。”



至此,无论赵云澜再问什么,对方便反反复复只回这一句话了。



赵云澜揉了揉头发,烦躁地一推键盘,周围的场景却突然变了。



仿佛是在什么山上,四周云雾缭绕,眼前一棵大树撑天而起,像是一棵千年老树,只那白衣公子撑伞独立于树下,向他伸出了手。



他鬼使神差的操控着风起云澜拉住了公子景的手。



······



手机铃骤然响起,赵云澜从桌上猛地弹起,袖口被压地不成样子,褶皱里还有水渍。电脑从屏保重新转向游戏界面,仍然是湖边,却只有他一个人,白衣公子亦不见踪影,仿佛一切都是梦,梦醒了,天光大亮,佳人不复。



他接通了电话,顺手退出游戏全屏,无意瞥见世界上炸了,所有人都在找一个失踪的npc,据说是官网才推出的活动,先找到最新npc并聊天的人可以获得大奖。



敢情他之前拐走了一个npc?



他心里一阵无名火,全冲着电话里的助理了,助理有些唯唯诺诺地说:“总...总监,红姐说信息部和昆仑游戏公司签了合同,今天那边的CEO过来视察,让您半...半小时内过去...”



赵云澜冷静半晌,随意安慰了小助理两句,揉了揉眉心,抓起外衣冲了出去。



等他赶到公司的时候,半个小时早就过了,祝红怒目圆睁,恨不得把他盯死在凳子上,他环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什么CEO。他想着,大概是耍大牌故意迟到吧。



突然,赵云澜缩小的游戏界面弹出了一条私信,而此时门口想起了鞋跟敲打在地砖上的声音,他慌忙地点开私信然后起身,对方已经先他一步伸出了手,记忆中恍惚的头像和眼前的人奇妙的重合在一起,说出的话也仿佛惊人的一致。



赵云澜瞥见电脑上的私信,然后听见眼前的人说:



“我叫沈巍。”

刀剑如梦的歌词实在是太像魂菲了啊。


雨落轻轻 静静听 无人语
风卷花无处下笔 一点墨 几唏嘘
随天地随你 万种风情
随灯花挽散流云
此心辗转 无踪无迹

从来想要的只一个你 费劲了心机
偏要你知何为长情 薄命换寸心

梦中羌笛吹不醒
哭笑无音信
一撇涟漪
惊我眼底
涉足万水千山寻觅 未见你

从城外风起 到烽火燃尽 要几个世纪
一眼清明一身孤零 所求亦难平
命里爱恨结不尽 半字泄天机
灵犀难寻 归期无心
不追烟火似锦 相思断情音
一路走走停停 斩我 红尘意

还是点个梗吧3选1。
占tag删

又名看“快把我哥带走”时,我都在想什么。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楼下等他,看着他走完长长的楼梯。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戳着他的脸,告诉他以后都要这样笑。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高烧的时候给他跳极乐净土祝他生日快乐。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他直播的时候乱入,给他唱一首歌暖场。


而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会看着别人走上楼,用手电给她照亮。
我会戳着别人的脸,告诉她也要这样笑。
我会给别人唱生日快乐歌,让她开心的许个愿。
我也会一个人站上舞台,用当年你指点我的方式去唱歌。


我希望你要记住我。
我希望你也要好好的。

【裴文德x小鬼王】故人空待(上)

还在看忽而今夏,所以故人不覔那章后半截没法更,就先看了一下法海传,特效真的好太多了。

有很多私设,ooc预警先打一个。


(1)”裴文德?这人到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层层明黄色的纱雾掀起,殿外狂风骤起,像是掀起了一场血雨,榻前一阵黑雾弥漫,从中钻出了一人,身上的湿寒之气激得殿内的烛火灭了大半。


纱雾间透露出一只白皙的手,手间把玩着一个精致的酒杯。


“裴文德是当朝相国的独子,八岁时被一只虎妖夺去了母亲的性命便自愿加入了缉妖司。”声音带了些谄媚。


塌上的人像是不满这股子湿寒之气,袖口轻轻掩了掩鼻尖。


“行了你下去吧,你找的这具身体我很满意。”那人似是笑了笑,手指绕了绕落进酒杯里的青丝。


“属下恳请主上赐个名字。”说话的人情绪像是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那人皱了皱眉,不耐烦地一指身边的烛火:“这亮着的红烛还剩下九根,你便叫烛九,若是有朝一日我真的可以取而代之,我定不会忘记你的。”


名唤烛九的人转身隐匿进了黑雾中,那人舒展了眉头,随意地将酒杯掷下

“我倒希望我是又找错了。”


 

(2)是夜·昆仑山底


一行人方才被大雨淋了个透彻,此刻加上捉不到狼妖的愤怒,众人都有些心烦意乱,


“都找到这儿了,那只狼妖到底去哪儿了?”阿仑将匕首插回腰间。


“昆仑山是圣地,一群人进去恐会沾染浊气,大家不能再往前走了。”裴文德抽出背后的长剑。


“那不然放了他吗,那只狼妖可是屠了整个村子啊!”


“身为缉妖司首领,我一个人进去。”裴文德顺手从阿昆的剑柄上取下一把清音铃,将自己的铃铛替换下来。“我若是回不来,铃铛交给我爹。”


他随即交代完缉妖司的一干事务,提刀走了进去。


昆仑山和想象中的仙山不甚相同,四周都是迷雾,裴文德取出一面八卦镜,捏了个诀准备驱散四周的雾气。


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他身后穿过,裴文德原以为是狼妖的妖术,挽了个剑花向身后刺去,却被那人轻轻的抱住,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挣脱开,就听见身后那人微弱而坚定的声音。


“昆仑,你回来了。”


 

(3)裴文德只记得同样的这个声音曾经说过一句话。


“好看,想抱你。”


可这声音明明异常陌生,他绝不可能认识这声音的主人。


他回过身去,正好对上身后那人的一双眼睛。


仿佛就像是…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小友可否见过一只狼妖,体型巨大,毛上也沾染着血迹。”裴文德简单比划了一番。


眼前这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孩子点了点头:“看到了,身披血气还敢擅闯昆仑山,真当此处无人了吗?”


裴文德还没来得及发愣,小孩就说:“狼妖已经被小巍斩杀,昆仑不必过于担心。”


只是小巍二字,就仿佛轻轻拨动了心上一根情弦。


“小巍?这是你的名字吗?”裴文德疑惑着打量了一下他,“为什么叫我昆仑,还有,你一个小孩子,为什么半夜在昆仑山上。”


“这名字是你取得,你都忘了吗?你说巍巍高山,延绵不绝,所以赐我名为沈巍。”沈巍垂眸一瞬,“昆仑当年说,让我守好昆仑山,等你回来,如今我等到你回来了,你愿意带我走吗?”


裴文德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在沈巍身后悄悄用法镜照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

不是妖,那不管是什么都和缉妖司没有关系。


tbc.

【澜巍】【瞳耀】宝石之国AU

只是一个脑洞,也不知道写不写。

展耀:金绿猫眼石 8.5
白羽瞳:月光石 6

昆仑:火玛瑙 8
赵云澜:欧泊 5

沈巍:黑曜石 7.5
沈眠-鬼王:黑曜岩 5

小白虽然硬度还可以但是韧度低特别脆,展医生只能日复一日地修复他。
有一次展医生拜托沈巍出去找一下可以填补小白身上漏洞的宝石。然后沈巍在渚之滨遇见了月人,抗了一波攻击之后发现月人带了昆仑(火玛瑙)的一部分。
沈巍于是暴走夺回了那一部分,请求展医生想办法复原,展医生只能用欧泊来补充剩下的部分,自然昆仑也不记得之前的事,因为欧泊的名字叫赵云澜所以大家都这么喊他。
赵云澜和白羽瞳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在虚之岬遇见了关在山谷里的沈眠。
沈眠因为多年被关在山谷里没有遇见过月人所以记得之前所有的事,然后告诉了赵云澜。
一万年前火山喷发,火山灰形成了黑曜岩,沈巍和沈眠就是从那个时候一体双生,后来沈巍遇见了昆仑,昆仑帮他重新打磨,脱离了原石,成了硬度更高的黑曜石,而沈眠更加愤愤不平,所以在出任务的时候害得沈巍差点被月人抓走,是昆仑出来救了沈巍,但是自己被月人抓走了。
沈巍将沈眠关在虚之岬,自己日复一日地等待新型月人的出现,然后夺回每一块火玛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