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然YR

原ID:佳期如梦EvIan
本命双白,各种墙头。

刀剑如梦的歌词实在是太像魂菲了啊。


雨落轻轻 静静听 无人语
风卷花无处下笔 一点墨 几唏嘘
随天地随你 万种风情
随灯花挽散流云
此心辗转 无踪无迹

从来想要的只一个你 费劲了心机
偏要你知何为长情 薄命换寸心

梦中羌笛吹不醒
哭笑无音信
一撇涟漪
惊我眼底
涉足万水千山寻觅 未见你

从城外风起 到烽火燃尽 要几个世纪
一眼清明一身孤零 所求亦难平
命里爱恨结不尽 半字泄天机
灵犀难寻 归期无心
不追烟火似锦 相思断情音
一路走走停停 斩我 红尘意

还是点个梗吧3选1。
占tag删

又名看“快把我哥带走”时,我都在想什么。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楼下等他,看着他走完长长的楼梯。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戳着他的脸,告诉他以后都要这样笑。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高烧的时候给他跳极乐净土祝他生日快乐。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会在他直播的时候乱入,给他唱一首歌暖场。


而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会看着别人走上楼,用手电给她照亮。
我会戳着别人的脸,告诉她也要这样笑。
我会给别人唱生日快乐歌,让她开心的许个愿。
我也会一个人站上舞台,用当年你指点我的方式去唱歌。


我希望你要记住我。
我希望你也要好好的。

【裴文德x小鬼王】故人空待(上)

还在看忽而今夏,所以故人不覔那章后半截没法更,就先看了一下法海传,特效真的好太多了。

有很多私设,ooc预警先打一个。


(1)”裴文德?这人到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层层明黄色的纱雾掀起,殿外狂风骤起,像是掀起了一场血雨,榻前一阵黑雾弥漫,从中钻出了一人,身上的湿寒之气激得殿内的烛火灭了大半。


纱雾间透露出一只白皙的手,手间把玩着一个精致的酒杯。


“裴文德是当朝相国的独子,八岁时被一只虎妖夺去了母亲的性命便自愿加入了缉妖司。”声音带了些谄媚。


塌上的人像是不满这股子湿寒之气,袖口轻轻掩了掩鼻尖。


“行了你下去吧,你找的这具身体我很满意。”那人似是笑了笑,手指绕了绕落进酒杯里的青丝。


“属下恳请主上赐个名字。”说话的人情绪像是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那人皱了皱眉,不耐烦地一指身边的烛火:“这亮着的红烛还剩下九根,你便叫烛九,若是有朝一日我真的可以取而代之,我定不会忘记你的。”


名唤烛九的人转身隐匿进了黑雾中,那人舒展了眉头,随意地将酒杯掷下

“我倒希望我是又找错了。”


 

(2)是夜·昆仑山底


一行人方才被大雨淋了个透彻,此刻加上捉不到狼妖的愤怒,众人都有些心烦意乱,


“都找到这儿了,那只狼妖到底去哪儿了?”阿仑将匕首插回腰间。


“昆仑山是圣地,一群人进去恐会沾染浊气,大家不能再往前走了。”裴文德抽出背后的长剑。


“那不然放了他吗,那只狼妖可是屠了整个村子啊!”


“身为缉妖司首领,我一个人进去。”裴文德顺手从阿昆的剑柄上取下一把清音铃,将自己的铃铛替换下来。“我若是回不来,铃铛交给我爹。”


他随即交代完缉妖司的一干事务,提刀走了进去。


昆仑山和想象中的仙山不甚相同,四周都是迷雾,裴文德取出一面八卦镜,捏了个诀准备驱散四周的雾气。


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他身后穿过,裴文德原以为是狼妖的妖术,挽了个剑花向身后刺去,却被那人轻轻的抱住,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挣脱开,就听见身后那人微弱而坚定的声音。


“昆仑,你回来了。”


 

(3)裴文德只记得同样的这个声音曾经说过一句话。


“好看,想抱你。”


可这声音明明异常陌生,他绝不可能认识这声音的主人。


他回过身去,正好对上身后那人的一双眼睛。


仿佛就像是…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小友可否见过一只狼妖,体型巨大,毛上也沾染着血迹。”裴文德简单比划了一番。


眼前这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孩子点了点头:“看到了,身披血气还敢擅闯昆仑山,真当此处无人了吗?”


裴文德还没来得及发愣,小孩就说:“狼妖已经被小巍斩杀,昆仑不必过于担心。”


只是小巍二字,就仿佛轻轻拨动了心上一根情弦。


“小巍?这是你的名字吗?”裴文德疑惑着打量了一下他,“为什么叫我昆仑,还有,你一个小孩子,为什么半夜在昆仑山上。”


“这名字是你取得,你都忘了吗?你说巍巍高山,延绵不绝,所以赐我名为沈巍。”沈巍垂眸一瞬,“昆仑当年说,让我守好昆仑山,等你回来,如今我等到你回来了,你愿意带我走吗?”


裴文德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在沈巍身后悄悄用法镜照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

不是妖,那不管是什么都和缉妖司没有关系。


tbc.

【澜巍】【瞳耀】宝石之国AU

只是一个脑洞,也不知道写不写。

展耀:金绿猫眼石 8.5
白羽瞳:月光石 6

昆仑:火玛瑙 8
赵云澜:欧泊 5

沈巍:黑曜石 7.5
沈眠-鬼王:黑曜岩 5

小白虽然硬度还可以但是韧度低特别脆,展医生只能日复一日地修复他。
有一次展医生拜托沈巍出去找一下可以填补小白身上漏洞的宝石。然后沈巍在渚之滨遇见了月人,抗了一波攻击之后发现月人带了昆仑(火玛瑙)的一部分。
沈巍于是暴走夺回了那一部分,请求展医生想办法复原,展医生只能用欧泊来补充剩下的部分,自然昆仑也不记得之前的事,因为欧泊的名字叫赵云澜所以大家都这么喊他。
赵云澜和白羽瞳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在虚之岬遇见了关在山谷里的沈眠。
沈眠因为多年被关在山谷里没有遇见过月人所以记得之前所有的事,然后告诉了赵云澜。
一万年前火山喷发,火山灰形成了黑曜岩,沈巍和沈眠就是从那个时候一体双生,后来沈巍遇见了昆仑,昆仑帮他重新打磨,脱离了原石,成了硬度更高的黑曜石,而沈眠更加愤愤不平,所以在出任务的时候害得沈巍差点被月人抓走,是昆仑出来救了沈巍,但是自己被月人抓走了。
沈巍将沈眠关在虚之岬,自己日复一日地等待新型月人的出现,然后夺回每一块火玛瑙。

【蹇齐】【鼠猫】双泯双华(1)

随便写写,最近充了个腾讯vip顺便看完了开封奇谈得来的脑洞。
很有可能没有下文。
ooc勿怪。


没过胸口的剑,染出一片片红色。

他的手在发抖,克制不住地。嘴唇也微微轻颤着。

他倒在地上,血顺着冰冷的石阶蔓延,转眼就他慌张地抱起。

他艰难地起身,伏在他耳边,连发出的音都只剩了气声。

“活下去。”


(1)他穿着一袭白衣,斗笠下的面庞叫人看不真切,茶楼的说书人身旁围拢着一大群人,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一般。

说书人的巧舌总是非同寻常的,这事儿是真、是假,是好、是坏,是否值得流芳千古或是遗臭万年,全凭说书人的坊间流传。

“据说啊,展家每逢双生子,即是一场浩劫,祖上甚至遭遇过灭顶之祸。所以只要展家有双生子,便会选择杀死其中一个。”

那说书人看起来有些和善,却总使人有些厌恶之意。
他看着门外一白衣男子,头戴着斗笠,看不清面貌,语调便顿了一顿。

“若老,接着说啊。”

若木华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那展夫人所生便是一对儿双生子,三年前...”

话音未落,剑锋已直指咽喉。

若木华神色剧变,一身白衣,画影剑,眼前此人乃是...
“锦毛鼠,白...白玉堂?!”

白玉堂手提着剑,直视着若木华的眼睛:“当年让你侥幸逃过,你竟然还敢在这里大肆宣扬此事,此次,我是奉蹇...奉王上之命,将你捉拿回天玑问罪!”

“白...白白大侠,我知道一件事情,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放过我。”若木华吓得腿软,险些跪坐在地。

四周的听客都已跑得干净,若木华谄媚地爬到白玉堂身边,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白玉堂一脚踹开若木华,在他后颈一记手刀,方才稳了稳心神。

“荒唐。”


(2)齐之侃微微睁眼,今日是若木华受斩之日,蹇宾问过齐之侃是否想亲自杀了他,齐之侃看了看墙上高挂着的巨阙,摇了摇头。

“白玉堂回来了,现在正在外殿,你去看看他吗?他有些话想要问你。”

蹇宾越发地小心翼翼,自从三年前展昭死后,他就学会了放软了说话。

这个不冷不热的齐之侃确实让他有些害怕,他怕齐之侃离开,就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好。”

蹇宾舒了口气,让白玉堂进来,把地方留给他们。

“齐将军。”熟悉的声音让他捏着桌角的指节泛白,但他仍然坐在原地,静静地看着白玉堂。


“在下有两个问题,想问问齐将军。”

白玉堂手里握着一块玉珏,是展昭火化时戴在身上的。

“问吧。”

白玉堂嘴角还勾着点弧度,却又有些冷冷的寒光。

“我记得猫儿是被一剑穿心而过,可否由将军告诉在下,这剑,是哪一剑?”

齐之侃久久不言着,半晌,才终于开了口:

“自然是...千胜。”

白玉堂像是不死心一般地追问着:“那将军可否用千胜与在下比试一番。”

齐之侃的语气又些漂浮,让人琢磨不透:“我相信白先生此次并不是来斗武的。”

白玉堂拔剑的手略微一顿,还是把出鞘的剑又放了回去:“那么,第二个问题是...”

“齐将军能否给在下看看你身上的符印?”

齐之侃握紧着拳头:“白玉堂,你放肆。”

他起身立即想走,却被人扯住了肩头。

“恕在下真正放肆一回。”

衣袂翻飞,两席白衣连成一片。

三年前的一决高下已让齐之侃不能再次久战,他微微吸着气,决定扫开身边的花瓶,门外总该有人的。

白玉堂忽然觉得颈上一凉,蹇宾的君临正横在眼前。

“玉堂,我原以为你该放下的,三年前的事情并不能怪小齐,那也算是若木华的阴谋。”蹇宾扶住一旁有些恍惚的齐之侃。“午时了,走吧。”


(3)白玉堂大概算是自幼便与展昭相识,两人几乎无话不谈。展家也算是江湖上有名的家族,代任的家主若木华乃是当朝的国师,少主展昭更是有天下武功第一的称号,年纪轻轻便被先王封为“御猫”。

但,展昭从未告诉他过一件事,或许连展昭自己都不知道。那便是展家生生世世所受之诅咒。除展家历代族长之人以外,几乎无人得知。

白玉堂游历几年,倒是结识了不少人,其中便有一摇光之人得知此事。

那人说展家每逢双生子,即是一场浩劫,祖上甚至遭遇过灭顶之祸。所以只要展家有双生子,便会选择杀死其中一个。

那人身披一件深色斗篷,半张脸隐匿在斗篷之下,隐约看得出来斗篷下是一身红色。

他勾起嘴角,看的白玉堂心中一寒。

他向那人道过谢,心里暗自庆幸展昭是个独子。

那日偶然间替展昭上药时,不小心看见了他肩头的一个符印,如同纹身或是胎记一般,似是玫瑰,散着妖冶的红。

传说,双生子之诅咒便来源于身上的符印,他原以为展昭不该有的。

“猫儿,最近,你可遇见过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之人?”

“嗯...我真想与你说呢,蹇宾最近招揽贤士,身边收了个近身侍卫,倒是与我几乎一模一样。”

TBC.

那天是个很好的日子
他选了一首小半,葬送了自己几个月来的奢望
他想起了沈巍
其实哪有什么万年之约,只是遥遥无期而又毫无希望的等待
而你什么都不用知道
他茫然地注视着前方,就像一万年前摘下面具不知所措的小鬼王
他想起那人唤他的模样,挽起他的袖子心疼的喊着龙哥,眼底里有着藏不住深情,一阵清风徐徐,些许药膏的香味缠绕上来
他拽下耳返,抑住眼中的点点星光,就像一场甜蜜醉人的梦境
你要一直好好的

记得以前看到过一段话,记不得在哪看的。

所谓cp、双担、唯、毒...

时间会证明,粉丝只有两种。

走掉的,和留下的。

我们只要陪着他们就好。

【章远x林风】故人不覔(上)

忽而今夏没看完,所以可能章远有点ooc,大致剧情跟着忽而今夏来,部分剧情走鼓乐青春。

(1)“我没兴趣。”

班主任扶了扶额,看着眼前异口同声的两人,又擦了擦头上的汗。

“这样的话,章远你想出去,林风留一下。”

林风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哪有心思听她讲话,索性站在班主任面前开始打盹。

“林风啊,老师也是为了你好,章远一转过来成绩就那么好,班上的学霸也被你得罪了大半,你就听老师一句劝,课后跟着章远辅导一下吧。”班主任苦口婆心了数落了一大堆。“林风,林风?”

林风突然被叫醒,差点摔在老师办公桌上。睁眼看见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叹了口气:“他没兴趣我有什么办法嘛。”

班主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有兴趣就行,章远那边我来想办法。”

林风悻悻地提着书包,打着哈欠回了班上。

章远是这个学期才转到他们班上来的,一转来就抢走了班级第一和林风班草的地位,倒不是说林风长得没有章远好看,而是林风常年趴在桌上,别班的同学就算了,自己班的都难得看两回正脸,哪有章远这种端坐刷题的脸来的直接啊。

林风不太喜欢这种端着的学霸,和章远也不算是有多对付,偏偏班主任硬要将他俩放在一张桌子上,美名其曰什么把平均分拔高点。

林风自认为不算是什么学霸,大抵也不是个拖后腿的吧。


(2)章远看了一眼上课铃响了还不闻不问的同桌,选择了任由他继续睡。

数学老师是个异常刻板的老头,林风其实要是知道是数学课,他一定不会睡的,章远刚刚转来又不知道这么多毛病。

数学老师扶了扶眼镜,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林风,用教棍敲了敲黑板:

“林风!你来说这道题的答案。”

林风整个人都埋在臂弯里没动静了,章远从桌下探了只手过去,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林风的侧腰。

林风整个人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数学老师皱了皱眉,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他整个人刚睡醒都是懵的,看了半天就憋了一个字儿出来:

“选...”

章远捂着嘴偷笑,但还是小声提醒了一句:“填空题。”

周围的同学们一阵哄笑,林风才看清楚黑板上老师的题。

“正负根号三。”

数学老师瞥了他一眼,抬手让他坐下了。

章远瞟见他耳根有些发红,又把头埋回去了,闷闷的声音从臂弯里传来:“章鱼,你别碰我腰。”

这话说的软乎乎的,章远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轻轻打了一下林风的背。
“叫谁章鱼呢?”

(3)章远从老师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班级里收拾教室的同学都走了,他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

毕竟是夏天,天黑得晚,章远突然听见有敲鼓的声音,取下耳机瞥了一眼。

果然是林风。

章远轻轻笑了一声,那熊孩子不是校民乐鼓队的吗?怎么在这儿打起架子鼓来了。

他越看越觉得林风有点力不从心,感觉还缺了点什么,仔细想了想,掏出手机给林风打了个电话。

手机铃声从林风裤兜里一阵一阵的响起,林风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就着电话铃声响起了配乐,周围有人不断的拿起手机拍照,章远想了想,也拿出手机录了一段。

这熊孩子鼓确实敲得不错。